http://www.jnjlb.net/

自媒体剽窃“武汉女生日记”开赞赏,消费苦难追求“10万+”何时休?

近日,一篇《一个武汉女生的真实日记》在朋友圈广泛传播,文章内容把武汉女生小杭在疫情期间经历的生死离别记录、整理,轻松赚取了许多读者的眼泪。然而,疫情面前需躬身入局,而不应趁机消费苦难,大吃“人血馒头”。
自新冠肺炎爆发以来,除一线医务人员,太多普通人冲到前面,捐款捐物,做志愿者,组成一道坚固的疫情防护线。但人们的悲欢或许真的并不相通,有人为疫情揪心,有人却在疫情中嗅到了“商机”,囤积居奇,漫天要价,铆足劲要在这波疫情中大赚一笔。
操这门心思的,还有个别自媒体。
自媒体擅自摘编“武汉女生日记”
“曾入选中国最具思想力自媒体50人,中国内地个人公众号100强。”微信公号“先生手账”简介上写着这样一段话。
近日,该公号凭借一篇《一个武汉女生的真实日记》迅速收获10w+,并刷屏朋友圈。文中的主人公名为小杭,小杭在豆瓣中用一条条动态的方式记录了自己的亲身经历。
作者将其发布的动态以截图的方式整合成一篇文章,并在开头写道:“第一次不加入任何自己的插图,也不写下任何立场与观点。只想用单纯的文字来记录下一场疫情对于普通家庭的变故。”
正如作者所言,全文除了标注的日期外,没有任何多余的阐述,也正是在这样一篇超过90%内容均为他人动态截图的文章中,“先生手账”的作者标上了原创,并在文末附上了打赏。
豆瓣截图
日记的原作者小杭在1月31日已作出声明,表示自媒体未经允许请勿公开信息,以免造成误解和麻烦,然而从先生手账所截取的动态来看似乎忽视了这一点。 该文章发布后在朋友圈引起刷屏效应,并迅速收获了10w+,超5万在看,约两万次打赏。
疫情是世道人心的“照妖镜”
记录、传播一个人的苦难也需遵循传播伦理,哪怕是记录与传播可以为当事人带来救助,但这个自媒体显然无意于此:他将不是自己原创的日记打了“原创标”,而且还开了赞赏,文章过十万加的同时,也虏获了不少读者真金白银的赞赏。
这是什么?这是偷窃,而且是消费他人苦难的那种,说得再不客气一点,这就是“吃人血馒头”。
小杭早在1月31日就在日记最初发表平台做出“拒绝引用”的公告,转载自媒体既然要到该平台照搬式地“扒日记”,不太可能没看到公告,但这名号主还是坚持这么做了。
可见,此人转载日记的动机,并非是出于对苦难的悲悯与同情,不过是把小杭的经历当成了一个骗取流量与赞赏的工具,整桩行为散发着一种毫无人情味的功利主义。
每个苦难背后都对应着一种悲剧,写作者将它记录、传播,一是呈现社会真相,让世人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不幸与灾难;二是以苦难打捞共情,塑造社会价值情感,为受苦者寻求帮助。
但是,在苦难故事成为流量富矿的情势下,一些人对苦难的呈现早已脱离了基本的写作伦理。他们所谓的记录苦难,仅仅是为了消费苦难。
为了流量,有写作者不惜杀死“出自寒门的高中同学”,或者以下流的笔法夸大空姐遇害场景,甚至如眼下这个案例,奉行彻底的拿来主义,将他人在疫情期间的遭遇直接变现。他人的苦难成为砧板上的肥肉,苦难认知与写作伦理就这样双重崩坏。
这次自媒体消费他人苦难,一个无法忽视的背景是当前处于防疫特殊时期,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,让一些家庭经历生死离别。这是“大不幸”。此时,面对他人之不幸与国家之困局,每个人需要做的是以充沛的同情心与行动力共同抗击疫情,而不是趁机消费苦难、消费同情,忙着往自己腰包里捞钱。
“躬身入局者,皆为我辈”
前段时间流行一句话叫“躬身入局者,皆为我辈”。“躬身入局”这句话出自晚清重臣曾国藩,意思是:“把自己放进去,把自己变成解决问题的关键变量。”而“我辈”,就是“做事的人”。
大疫当前,每个人都应有这种“我辈”意识,我们虽未受难,但应该与受难者同在。如果在这个时候,我们还没有建立一种物伤其类的共同体意识,还要哄抬物价违法牟利,还要从他人的“受难记”中分一杯流量,就太欠缺做人的底线。
没有谁可以置身事外,唯有躬身入局,守望相助。那位自媒体作者强行转载《一个武汉女生的真实日记》固然让更多人了解到了疫情之下,一个武汉家庭所面临的真切处境,但其“偷窃”、标原创且骗赞赏的行为,却赤裸裸地暴露了他以此牟利的心思。我们显然不能因为文章感动了众人,更多人关注到了小杭的遭遇,就无视了这种鸡贼行为的“非正义性”。
疫情也是一道国民素质的考题,如何对待疫情,如何对待疫情中的苦难,体现着一个社会的文明水准。真正去正视、解决那些受苦之人的遭遇,而不是以消费别人苦难的方式来带流量求赞赏,才是我们面对疫情的正确姿势。
综合新京报、蓝鲸财经记者工作平台整理报道
- E N D -

你能为我摘一颗星星吗?